2017年1月11日 星期三

傅亭瑜 / B10110110


用點看世界



  用點看世界,但事實上「點」是個假議題。因為這個世界本來就是由點構成的,瞳孔是點、圖像也是點。但什麼是世界呢?我們認知的世界是怎麼來的?是傳媒告訴我們的、是空照圖告訴我們的、是衛星雲圖告訴我們的、是衛星影像告訴我們的。
但這些都是真的嗎?
  我們還是要自己(從點狀的洞)去看才行。




A BAG




  用鐵做一個袋子。
  這聽起來很矛盾吧,鐵是那麼硬的東西而袋子卻是柔軟而能夠變形的。日常生活中也是有這種矛盾的東西的,玻璃杯就是一例。玻璃是液體,但長久以來卻被打造成容器。
  因此這件作品的外型的形象是玻璃杯,袋子的部分以鐵絲用模仿布料構成的方法編織而成(將工業產品以傳統方法編織,又是一個矛盾的例子。),杯底則用鋁線打造玻璃杯的凹底,以固體模仿液體,這又是矛盾了。
  這件作品就是這麼一個矛盾的東西。




單位型與連續圖案延伸





  發想自是拉丁字母F和L,是我的英文名字(Freda)與姓氏(Fu)開頭和左撇子(Lefty)的開頭。以L為原型加上船帆與船槳成為船型,同時也以船啟航離港(Leave)呼應其L的外型。而將此圖形旋轉180度則會成為鏡像的F,鏡像文字也是左撇子的寫字特色。
  圖騰的重複方法為模仿織物的交錯形式,同時也希望看起來普通,為得是想表達左撇子也是普通人,正常的存在在人群之中,並不是什麼該被矯正的問題。


連續圖案應用



  將連續圖行製成印花布,應用在服飾設計上。一共有三套,以英文字母X、Y、Z為主題設計。男裝的開襟方向與一般男裝相反,是呼應鏡像這個從構成之始就存在的元素。

光影





  說到光影瀰漫的地方,一定不能不提舞台。
  我原本想做莎劇的舞台設計,但後來決定選擇我喜歡且沒看過戲劇舞台的故事進行設計。這個六邊形舞台一共有三個場景,分別是沙漠、小行星和地球。



地球


小行星


沙漠




  燈光明亮時,我們在沙漠,熄燈時,我們在星空。



  晚上的飛機能夠發光,而當飛行員將機艙蓋蓋下後,




歡迎來到宇宙。(由於投射於牆上的畫面無法透過相機拍攝,以投射在背景天空為示意。)


Tico 積木






  一開始我拼的形狀是類似雪花的多角形,大部分接點基本上只以一個凸點接觸和扣合。然而它後來碎掉了,並且其中幾片無法尋回,所以這個構成宣告絕版。有了第一次的經驗,第二件作品以持久與穩定為要求,這讓我想到故事裡的王座,而王座上放一個統治者看來是頗適合的。





一刀紙造型




相信很多人小時候都有摺過星星,紙條的包裝紙上會附上星星數量兌換表,摺出足夠的數量就可能成某種願望,像是九十九顆代表長長久久。然而將它切開,卻是空心的。
  這些摺出數字所能造就的事根本不存在,是漂亮紙張包裝的空無一物,是商業的陰謀。而且,若是真的想實現願望,為什麼要去相信這種虛幻的東西?



學習心得


  我知道我從頭開始就以比較奇怪的方法呈現作業,講得一口怪裡怪氣的理由把作品講得很像是有一番大道理(但說不定沒有,或者有)。
  這也許是讀了現代與後現代美術史的後遺症,藝術家在二十世紀初開始將越來越多的思想與哲學放進作品中,到觀念藝術時已經讓許多人無法理解(或是說一句神經病便帶過),然而這些想法可能無形中影響到我創作的方式。
  而基本設計這堂課的自由度十分高,也讓我有充足的空間以我所想要的方式發想作品,並且真正將他們呈現出來。同時也讓我接觸許多不甚熟悉的媒材和創作方式,擴展了我的經驗與想法。
  每個禮拜的作品發表是十分令人期待的,一是能夠看見其他人對於同樣的題目會怎樣理解怎樣發想以什麼方法呈現,二是從中觀察發表的口條與呈現方式,並吸收其中的長處。
  一步一步的,好多想法就這樣在這些日子的一來一往中成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