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1日 星期三

歐倚伶 / B10530402

用點看世界 — 「家人 = 我的世界」


白紙 / 奇異筆 / 色鉛筆 / 自來水筆





用點畫的方式畫我家人的臉。「和家人相處,家人關愛的眼神和互動,對我來說就是我的世界。如果沒有家人,我的世界就不存在。」是這幅畫產出背後的意象。

作品主要特色是在於眼睛,我將和家人在一起的每一個美好時刻都畫在眼睛周圍、代替眼睫毛。眼睛(包含眼睫毛、眼角膜)用不同的「點」來呈現,除了是想凸顯家人溫暖的眼神也是與主題「用點看世界」相呼應。

線  — 鐵絲製包包





以兩種不同粗細的鐵絲用不規則纏繞的方式組成。亂中有序的線條使得包包本身不只能夠更穩固的撐住物品,並且包包本身也可是一種藝術裝飾。


單位形的延伸 —  指印 / 指紋







將連續指紋應用在戒指盒的圖樣。紅色代表對另一半的愛和熱情,指紋象徵男方為了他心愛的人親手工作、勞力為了買一顆鑽戒來向女方求婚。因此將指紋和戒指盒結合,想要傳達的是對心愛的人的付出。

光影創作   —  鮟鱇魚




利用彈珠經過光線照射後產生的特殊的投射光來做為燈籠魚的「燈」和眼睛,並以黑色表板秤底,來更貼切的表現燈籠魚在深海中隱藏自己,埋伏要吃獵物的樣態。

TICO —  穿山甲 &  城堡




利用原本的漸層菱形積木製成的漸層穿山甲~有點想它QQ




穿山甲跟黃色積木合體!變成一座城堡的外牆。蛋黃色的積木搭配深淺不一的咖啡色拼湊而成有種甜蜜又親切的感覺,並利用黑色積木作為城堡的大門。同時也利用黑白兩色作為城堡內的寶座。黑白相間的王座象徵國王要有公正的態度來治理,正義跟邪惡是沒有中間地帶的。

紙造型 — 平面到立體 


材料:A4 影印紙






單用摺紙的方式作成此作品,無任何剪裁。外型有如貝殼,以幾何及工整的菱形組成,若仔細看會發現,並不是每個菱形都長得相同,而是銳角菱形和圓角菱形的交錯。從紙的一端到另一端能看出從立體漸漸轉為平面的變化。此作品並非單以摺出的造型為作品的全部,在造型中凹下去產生的不同深淺的影子也是作品的一部份。此外,往紙的空心處看進去又有截然不同的視野,有如寬敞深邃的建築物室內,也是此作品的特別之處。

學習心得 

從第一次派作業起,每一次的作業都令我提心吊膽。因為每一次的作業對我而言都是在突破自己創作的極限。因為過往我都是以平面來創作居多,幾乎沒有以立體造型作為作品。過去也自認自己很不擅長立體造型。我常常在作業派下來的時候心想:「我不是讀商業設計嗎...?好像在讀工設似的。」尤其是在看到工設朋友在做似乎是商設領域的作品,就感到更加困惑。但老師也說商設也是可以做立體的東西,工設也能夠很有美感。因此也不需要特意設下「商設做平面、美感設計,工設只需顧功能性」的界線

其實有時候嘗試自己不擅長,甚至害怕的事也並非不好。因為這樣能夠打破過去的極限,看見更多的可能性。即使失敗又如何?至少嘗試過了。雖然目前基本設計只有上過一學期,但在這段時間卻成長的非常快速。在當中也更認識自己的能力,並看出許多自己能夠更精進的地方。

沒有留言: